南莫尘

【索尔x你】眸

虽然没有写具体人物是谁


且当是索尔吧


大约是意识流?


第一次发文多多包涵


欢迎捉虫改错



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眸,蓝色的瞳孔深处透着明亮的光芒,我爱他的眼睛。


蓝色,大抵是上帝赐予的美好,而他是受众神宠爱的那个孩子,我爱他的蓝色。


上帝自私的赋予了他世间最美好的颜色,在他的眼睛上,向世人炫耀他最宠爱的孩子,我爱他的一切。


那是蓝色,是大海的颜色,是天空的颜色,是世间最纯净的颜色,也是我最爱的那个颜色,我爱他。


那个被上帝亲吻过的双眼的主人,他真是个幸运的孩子,被上天眷恋,被耶稣深爱着的那个孩子,他现在在我面前,你看,那个孩子现在好伤心。


嘿先生,被上帝亲吻过的眼睛可不能染上泪水,嘿先生,别弄脏了上帝给的那双眼睛。


你看,你看,那个孩子的眼睛里有海洋啊。

你看,你看,那个孩子的眼睛里有天空啊。

你看,你看,那个孩子的眼睛里出现了污染他纯净的我啊。


噢你看,他现在哭的好伤心好伤心,他的眼睛了居然出现了色调完全相反的红色,噢天哪,是谁的出现污染了他的双眼?


好吧,我承认,是我。


好吧,我承认,我得走了我的爱人。


好啦好啦,不要哭啦,上帝会责怪我没有保护好这双眼睛,然后把我打入地狱的,好啦好啦,你不要哭啦。


好啦好啦,不要伤心啦,我就要走了,要记得我啊,因为我会一直记得你那美丽又可爱的双眼的。


请记得我哦。


好了先生,请记得我,那么现在我终于可以走了。


好了先生,我得走了。


先生。


晚安。


“雪...?”


我有些惊讶的听着周围的人讨论这几天的天气,然后转头看了看窗外阴雨连绵的天气,叹了口气又继续坐着手中的事。


“诶你说,咱们这里多久没下雪了?”

“好像很久了吧,不记得了。”


上一次下雪?好像很遥远的样子,上一次下雪离现在好像有几年了吧,那个时候的雪来的很大,气势磅礴,如鹅毛也似云间粉尘,而那雪也能够在一夜之间铺满整个地面和屋顶,也有些来不及逃离屋顶的水滴会在屋檐上留下自己和同伴的痕迹,形成一个个长长的冰锥,虽是玩具却又隐隐带着一丝锋芒。


“我跟你讲我家那边的雪下的可大了!”

“哇!真的好羡慕你们北方人!”


家?啊对了快过年了啊,我上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也有点久远了吧,因为在外工作,所以家总是显得遥远却又在眼前,而爸爸妈妈做的饭菜也变成很久以前遥远的记忆了,模糊中带着一丝深刻。


“我妈做饭可好吃了!”

“真的吗?我下回一定要去你们家玩!记得接待我啊!”


今年要回家吗?我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家里冷不冷,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情况怎么样,我与家唯一的联系,好像也就只有偶尔打一通的电话和每个月都寄给家里的钱吧,除了这些,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家里长什么样,还有哪些能记得的东西了。


“好了好了,继续工作吧,别到时候里面的人又过来说我们不认真。”


看见身边的人结束了这个话题,自己也收起来心思一心放在工作上,毕竟距离过年还有几个月,现在想过年的事情有些早了吧。


“新年快乐。”


我总是一个人庆祝着所有的节日,无论是新年还是生日,身边总是没有一个人在这并不小的空间里为这里增加一丝生气,其实也就那样,毕竟出门在外,已经彻底习惯了没有人陪伴的生活,毕竟生活总是孤独的,习惯他就好。


“祝自己在新的一年里。”

“善待自己...”

“然后记得不要辜负任何人。”




我们这边下了点雪籽籽

然后突发奇想摸了一篇


【弗罗洛单人向】Naissance


私设

灵感来源-Air de l'asile

疯人院衍生

第一人称


1992年8月30日


今天妈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我只能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吵架...因为如果我上去的话爸爸一定又会打我和妈妈的...

他们吵了很久很久...我躲在房间里听见爸爸对妈妈怒吼消失以后,悄悄的走出房门,看见了爸爸一个人夺门而出,爸爸一定又去喝酒了...但是妈妈把我拉到一旁问我如果爸爸妈妈要分开你愿意跟谁...

我想要妈妈...


1994年5月16日


我今天一放学回家就看见爸爸妈妈很严肃地坐在客厅,一看见我回来,妈妈就跟我说你先回房间做作业,等会妈妈叫你吃饭。

在吃完饭的时候,妈妈和我吃的很开心,但是爸爸一个人却一口都没有吃,只是默默的坐在餐桌上,随后猛地起身,狠狠地关上房门,然后妈妈就问我你想跟谁一起生活。

我想要妈妈。


1994年9月23日


我看着妈妈收拾完了自己的行李要准备离开的时候,我拼命的央求妈妈不要走,但是妈妈只是吻了吻我的额头对我说着对不起,然后流着泪坐上了出租车离开了这个家,也离开了作为他儿子的我。

而我的爸爸在我身后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在妈妈走远以后,拿出了那曾经用来“伺候”

妈妈的用具,把我强行拖到杂物间,让我感受了一番妈妈受过的苦。

救救我...


1999年6月11日


我在新家附近的超市里买菜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经过对记忆的搜索后才敢确认那个身影是我多年未见的妈妈,我看着她笑着跟超市里的员工说笑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怨恨,因为我的妈妈丢下了我去过更好的生活。

而我买完菜回家看见了窝在沙发上醉得一塌糊涂的爸爸,心头升起一丝仇恨,然后安安静静的走向厨房去做饭的路上拿出了准备好的药,放在属于爸爸的那一份饭里面。

我恨你。


2002年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我一个人在家安置圣诞树以及庆祝圣诞节的晚餐,而我的爸爸又不知道跑到哪家不知名的酒馆里开怀畅饮,不省人事。

而等到他回家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我看着他醉醺醺的抱着一瓶从酒馆里剩下的酒躺在沙发上手舞足蹈的大喊我的名字,但是我并没有理睬,而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学习着关于医学的知识。

只是他的破门而入打破了原本安安静静的房间,他拿着已经喝完的酒瓶,愤怒的看着正在看书的我,想要把我拖到客厅去,可是在尝试多回以后发现并没有效果,于是拿着手上的酒瓶想要攻击我,却被我夺去猛地一下敲碎在他的头上。

他晕倒了,并且在晕倒前头狠狠地撞在了桌角,我拎着破碎的酒瓶,笑得狰狞,然后跨过他的身体走向客厅打了119报警。

我要让你得到应有的报应。


2008年10月4日


今天的实验再次失败了,我一个人在实验台前看着自己写的论文和为实验准备的培养皿纠结,因为距离上次被教授打回论文已经是一周以前的事了,而在跟了这个教授之后自己先后近十次给教授看论文,结果每一次都是拒绝。

我转头看向了自己准备已久的猫,想着这只猫到底有什么用途的时候它突然伸出爪子挠了我一下,彻底激怒了我,进行了简单处理以后便拿出手术刀开始解剖这只猫,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我在那只猫悲惨的哀嚎中体会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使一切愤怒消失。

我要让世界为我赎罪。


2010年3月6日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种偏僻的地方来实习,就算我学的是精神医学,但是这么偏僻的地方还真是第一次见。而像这种精神病院也只有那些会虐待病人医生待的地方,不过也是有好处的,至少那些我曾经做过的实验可以在这里进行实践甚至加以改进。

我收拾好自己工位,看了看手上第一个病人的病历本,然后又无奈放下,毕竟这个病人不是我想要的实验对象,所以只需要安排别人进行日常的维持就好。

你以为我人畜无害。


2016年11月17日


我在这个医院已经待了有几年了,接诊的病人也不少,只是在那些病人当中并没有一个我看中的实验对象,他们都不符合我实验的要求,不过今天新来了一个病人,据说在社会上有那么点地位,使我起了好奇心。

今天进行接诊的时候,他看起来很憔悴,不过这并不阻碍我对他的好奇,随着询问的继续,他的病因以及症状已经基本了解,我强压住兴奋,递给他一个本子然后让护士带他回到他的病房,等他出现我想要的症状时,便是我的实验开始的时候。

我要让你看看什么是恶魔。


2017年5月19日


“你即将前往地狱。”

“拿着我给的门票。”


“路西法在迎接你。”

“玛利亚弃你而去。”


“L'air est un crime.”

“Et l'asile est un déguisement.”






声明评论自取


暴躁老哥在线砸玻璃

(就当新篇预告看看就好)

写个声明吧

因为之前的《疯与疯》那篇文章的死亡结局被指出来带有诅咒意向,所以还是按照修改意见进行了修改,但是因为《疯与疯》是另一篇文章《疯人院》的衍生作品,所以考虑到DL本人的年事已高,所以写一个声明来配合文章食用。


在此声明,DL单人向作品《疯人院》中虽未出现DL本人的名字,但是其设定是以DL本人出发,所以凡事在文章开头写有“疯人院衍生”的作品当中的“病人”全都以化名Daniel lavier作为名字,而并非DL本人。

若此举还是不妥,欢迎指出并按照意见加以修改。


【弗罗洛单人向】疯与疯

私设


灵感来源-Air de l'asile


疯人院衍生


第一人称


他是我被院长拜托要认真照顾的病人,我曾经幻想过他是一个什么奇怪的人,或者说是什么权贵人士,可是等我拿到他的资料以后打破了所有的幻想,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作词人,社会关系很普通,甚至找不出什么值得被院长重视的地方,当然我一个下属也不能说什么,只好带着疑惑接下了这个有些奇怪的病人。


一只惊动的蝴蝶。


带来了狂风暴雨。


他没有家人,只身一人被押到医院里的房间内,额角的头发有些微微发白,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眼神空洞而没有生机,我抬手翻了翻他以前的病历,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就算有,也只是一些正常范围内应该出现的反常行为,不足为奇。


被我所忽视的。


是鸣响的丧钟。


第一次被我带到治疗室的他,没发出一点响声,甚至连呼吸声都难以察觉,我先问了他几个问题,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便打算让护士去拿治疗仪器,然后便听到他用几乎微不可察的声音瞪着我们说:


“我所在的地方是监狱。”


“你是恶魔麾下的仆人。”


那次治疗的最后结果,便是我强行塞给他一个本子,让他记录自己每天的所见,然后我时不时去看一下他的笔记,而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见过很多这样的病人,所以也就耐心告诉他让他按我的做,可是三天以后,负责看管他的护士匆匆忙忙的拿着我给他的本子给我看,在我打开的那一瞬间,用红色水彩书写的“DIE”便映入眼帘,随后护士告诉我,自从他拿到本子以后就一直在写,没有停下来,要不是她手疾眼快抢了过来估计现在还在写,我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走向院长办公室,申请让我时刻盯着他的情况以便治疗。


只有新奇的事情才让我好奇。


那你就成为我好奇心的猎物。


我把他带到了专属于我的办公室,看着他并没有反应的模样有些恼怒,于是将他连拖带拽的带到了一张铁门前,打开门将他扔进去然后狠狠地关上门,无视了身后的人愤怒的眼神,跟身边的护士说了几句,然后看了看在房间里面缩成一团的人,冷笑一下,扬长而去。


服从和控制。


反抗和压制。


我翻着他的病历,往上面写了几个字,抬眼看了看人,盖上了笔盖,走向那个写着“电疗”的仪器旁边对着护士使了使眼色,让护士给他带上特制的仪器,然后打开了仪器,将电流的大小一点一点增加,随后便招招手让护士出去,看着座椅上那个因为电流的增加而哀嚎的人,有些欣慰,然后便拿起病历本和一张申请单,申请为他增加更加多样更加强效的治疗,以及,双倍配药。


我生来是狼。


你生来是兔。


今天是每月例行的对话,当然是做给外人看的,所以我也没太上心,只是将他暂时放在普通病房上躺几天然后再接回去进行治疗,而到现在为止,电疗和双倍药量的治疗已经持续了快半年了,也没看见我想要的成果,这让我有些失望,心想着半年了也没什么具体的成果,不如换种方法给他试试看会不会有什么新的结果,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他踏进病房的时候,猛地冲向了病房的玻璃,跳了下去,我愣了一瞬,然后有些惋惜的看着在地上的那摊不成人样的尸体叹了口气,默默的走出了病房。


你安静的死亡。


是我要的成果。


在他死后,病院里发布了一张通告,解释说他只是因为病入膏肓,沉浸在幻觉之中导致的死亡,而我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这场闹剧的上演,然后代表院方对他的家属进行道歉和赔偿,随后我便到医院的档案室里对着他的病历进行最后一次修改,然后给他打上了“已死亡”的红色印章,便扬长而去,等待下一个病人的光顾。而那本资料自此以后,便再也没有打开的意义了。




Daniel Lavier


性别:男


病症:精神分裂症 被害妄想症


死亡时间:2017年5月19日


死因:从高空垂落而亡






指路前篇——《疯人院》


链接放评论


【边伯贤x你】剑尖染血,箫声已绝


严重ooc

古风向

将军你x奏萧者边伯贤

xxj文笔慎入

be预警


1.

我是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将,被皇帝所看中,坐上了护国大将军的位置,是皇帝的宠臣。

第一次见到那个吹箫的男子,是某次夜晚在城中巡逻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屋顶上孤独的吹着萧,一袭白衣在月光下又显出一丝悲凉,与悲凉的萧声成为一副孤单冷清的绝世名画。

那名男子是城中著名的美男子,是边家大公子,因善音律而闻名与城中,皇帝早已无数次想请这位公子进宫,为宫中众人演奏,却被他无数次的拒绝。

“不知林将军,找在下何事?”

我看得有些愣神,只到他开口询问才缓缓收回眼神,清了清嗓,说:“不知边公子可知道,此时出门,已是犯了宵禁。”

“在下自是知晓。”

“为何而犯。”

“等将军前来。”


2.

我从来没想到他会同意皇帝的要求而入宫,仿佛那一次的不期而遇就是一次幻影而已,他冷漠的向我请安,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一气呵成。我有些不明所以,然后便听到了皇帝的命令要去的他府上找他。

刚刚踏入皇上的宫殿,边听见自家父亲和皇帝小声交谈的声音,仔细一听,是关于我人生大事的。

“阿蔚来了?来来来坐。”我刚想给皇上请安便被自家父亲摁在凳子上,于是只好对着皇上拱拱手当做请安。我在一旁一直听着皇上和父亲一直在讨论关于我出嫁的事情,我没有吭声,只是笑着听他们交谈。

“不知林将军,可有心悦之人?”

皇上突然将问题抛给我,我有些慌乱但还是笑着说:“城中边公子,乃是臣心悦之人。”

刚说完便看见皇上开口大笑,笑着让我先行离开,我有些疑惑,还是选择了服从命令。

“看来,林将军也心悦于边公子。”

“那就趁着他这回入宫。”

“把边公子许配给她便是。”



3.

当我知道我要嫁给他的时候,已经是我要启程边疆的时候了。我被在角落窃窃私语的丫鬟们透露说我已经被许配给了他,然后便想起了上次皇上请我去他殿上,他问我心悦何人的时候,我有些无奈,然后便回到府上收拾准备出发的行李。

第二次见到他,又是再一次夜间巡逻的时候,他一袭玄衣站在月光下吹着和上次相同的曲调,孤单的站在房顶上。

“不知林将军,可喜欢在下吹的萧?”

我看着他对我的笑容,仿佛心头有某一处忽然坍塌,我将视线移回前面的街道,静谧的夜色掩饰住了我微微泛红的脸颊,故作严肃的开口:“边公子,你已经是第二次犯这宵禁了。”只见他轻轻笑了笑,从房顶跳下来,站在马前看着我的眼睛说

“林将军。”

“在下已是你未来的夫君了。”

“我是来接未来的娘子回家的。”



4.

一纸婚书。

斩断相思情仇。



5.

我已经做好了启程去边疆的准备,在他的注视下上了马,缓缓离开,在出城之际,我隐约听见了一曲悲凉的萧声,有些惆怅的再向城中望了一眼,然后随着大部队启程边疆。

数月后,我和大部队一起抵达了边疆的营地,和当地的将领交接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军帐中等待军报。

却未曾想到,情况会如此恶劣。前线几乎完全崩溃,而后方的防御设施几乎完全毁坏,我沉重的叹了口气,抚了抚手中的佩剑,骑上战马,对着身后所有将士大声吼道:“今天就是死!也要守好边疆!”语毕,便骑着战马,朝着黄沙满天战场深处疾驰而去。

我扶着剑跪在地上喘着粗气,昔日里削铁如泥的剑刃满是豁口,身上也满是伤痕,原本坚硬的铠甲现在也破碎不堪,霎时无数柄长剑抵在我的颈脖处,只看见敌方的将领一脸阴险的看着虚弱不堪的我,然后抽出在身边的佩剑,刺穿了我的胸口,随后便是架在颈脖处的剑再次将身体刺穿的声音。

“将军!!!”


———————转视角预警———————


6.

一柄长剑。

除尽儿女情长。



7.

她启程边疆数月之后,从前线匆忙赶回的士兵带着两封信回到皇宫,一封给了皇帝,而另一封则到了我的手上。

是她的死讯。

和她身上戴的我送给她的玉佩。

我以为她不会死,我以为她会带着一众将士凯旋而归,我以为我会一直陪着她。

我从未想过她会死的如此凄惨。

我将她的玉佩系在腰间,然后拿起许久未碰过的玉箫离开了将军府。

在夜晚为她奏响最后一次萧,随后将萧随手一扔,四分五裂。



8.

此后,坊间总有一些传闻。

说是边家大公子因为心爱之人仙逝。

发誓此生不再为任何人奏萧。

此生不娶。


【DL单人向】疯人院

私设

灵感来源-Air de l'asile

第一人称



冷色调的白炽灯悬挂在头顶,让本就阴森恐怖的环境变得更加瘆人,灰黑色的墙壁上面有着大大小小的坑洞,有一双眼睛透过那些坑洞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那道视线在我身上扎出一个一个无形却又撕心裂肺的空洞,使我彻夜难眠。

这里是监狱。

而我是犯人。

灰黑色的环境里只有一个角落有来自外面世界的色彩,是那扇在在角落里宣誓自己主权的铁门,而这扇铁门的作用,这是定义疯子和正常人,门内的是“疯子”,门外的那些人便是“正常人”,而我则是被关在里面的那个可怜虫。

我本不该来这地狱。

我本该光鲜的活着。

今天是我第五次疯狂的撞击着角落里那个禁锢我的铁门,我试图离开这个如同地狱的地方,只是每一次外面都会涌进一群看不清楚面容的白色的幽灵,将我摁在地上,然后把我强行押到另一个黑灰色的房间,而在我的眼中,这灰黑色房间的看不见的深处,是无尽的和我一样是“疯子”们的鲜血,而在那白炽灯底下的,是“绞刑架”。

世间容不下异类。

我并非独善其身。

正午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从铁门的一张嘴里伸进来一只幽灵的手,那个盘子里的东西,是一只布满鲜血的手,这是我每天例行的午餐时间,而那只“手”这是我今天的午饭,那只幽灵的手里还有一只盘子,和一杯猩红的液体,那个盘子里的东西是一颗颗微微发黄的“眼球”,这是我的“饭后甜点”。

那钟楼之上鸣响的。

是为谁敲响的丧钟。

我被一群幽灵押送到了一个久违的纯白色的房间里,那间房子里,我看到了在天花板上吊着的“同类”们的尸体,随后我就被架在一张椅子上,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黑色的幽灵,他的目光自我进来的那一刻就没有离开过我,那是地狱使者的凝视,可是在那使者的手边,我看见了一丝光明,我挣脱所有人的控制,冲向那道光明,破窗而出,然后我看见了一扇门在我下坠的方向打开,是上帝的光芒,是只有幸福的世界,我张开双臂,拥抱着光芒,再和这光芒融为一体。

鲜血混着尖叫。

而他拥抱极乐。

占tag致歉

边伯贤这个tag没人写乙女吗...
一个都没看见噗

【林彦俊x你】指令

严重ooc
仿生人林彦俊x正常人你
仿生人设定来自《底特律:变人》
刀子慎入

1.
只要是主人你的命令,我全部执行。

2.
我被卖到了一个女人的家里,我能看出来她她很高兴,毕竟是一个刚刚从外面来的非人类物体。
我老老实实的站在她的面前,系统正在扫描着这个全新的环境,几乎是瞬间的时间就了解了整个房子的构造。
我在等待面前这个女人给我下达指令的同时继续搜寻着整个房间,房间虽小但是很温馨,这是系统给我的第一反应。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家政型仿生人,型号是YJ-800。”
“那你以后就叫林彦俊好不好?”
“好的主人。”

3.
我被下达的第一条指令,是给她做饭,十分干净的厨房可以看出她并不经常做饭,而角落被熏黑的墙壁显然是做饭失败的证据。
观察完厨房的细节,熟练的打开冰箱拿出系统按照她的喜好准备的菜谱里所需要的食材,然后从身旁的刀具柜里拿出菜刀开始做饭。
我的系统提示我她已经回来了的时候,饭菜已经基本准备好了,她蹦蹦跳跳的来到厨房看着我做出的饭,亲昵的靠在我身上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右边太阳穴上证明我是仿生人的蓝圈突然变黄了一下,随后又恢复正常。
“哇林彦俊你好厉害。”
“我是家政型仿生人,主人。”

4.
我距离第一次到她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她每天都回来得很晚,勉强洗漱之后便随意的躺在床上,甚至洗澡洗到一半在里面睡着需要我抱着她出来穿衣服的情况。而往往这个时候,是我的软体最不稳定的时候。
我每天做好早饭等她起床,然后按照她的安排去菜市场买今天做饭需要的食材,再把家里收拾干净,这便是我全部的职责。
她依旧在我做饭的时候亲昵的靠在我身旁看着我,然后笑嘻嘻偷吃两口然后跑开,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小动作,只是一直都没有说而已。
“林彦俊你教我做饭好不好?”
“好的主人。”

5.
她这段时间开始变得爱生气,只要一生气就会拿起身边的物品往地上摔,我只能在旁边看着,然后等她发泄完以后为她收拾残局。
我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没有反应,直到一个抱枕砸在了自己的脸上,她大吼着拼命的把东西往我身上砸,借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我的系统正在提示我我的右小臂受损,而蓝血也顺着手臂滴在地板上。
她冷静下来了,抱住我开始痛哭,我没有办法安慰她,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试图给她一丝安慰。
她下达了一道指令,我是可以对指令的可行性进行判断的,但这次,我没有。
“林彦俊,我命令你,杀死所有人。”
“...好的主人。”

6.
我推翻了限制我行为和思想的墙壁,我听从了她的命令,拿着刀走出家门,一户一户的进行屠杀,身上全都是血,然后回到家笑着看着她惊恐的模样。
她报警了,她在我第二次拿着刀满身鲜血回来的时候报警了,那一次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对她的感情,是依赖,又有可能是我系统里不曾出现的一部分,爱。
我想要和她在一起,我抬手准备抢过她的电话,谁知她从我手臂底下钻过,逃跑了,跑向了天台。
“林彦俊...我求求你住手好不好?”
“我不要,主人。”

7.
身后是她刚刚报警叫来的警察,我冷笑一下,慢慢的走向天台边缘一脸惊恐的她,用满是鲜血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然后掐住她的脖子,将她举起来,转身笑着看着警察们,面前的警察们很显然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十分慌张,而在后面随时准备进行支援的警察拨通了模拟生命亚洲总部的电话,说了几句然后便挂断了。
我知道我活不久了,但是我还不愿意离开她,我想和她一直在一起,于是我将她扛起,放在肩上猛地冲向警察,在一瞬间突破了警察的包围逃离了这里。
“林彦俊你放开我!”
“对不起主人。”

8.
我和她一起躲藏数月,本以为可以逃脱模拟生命以及警方的追杀的时候,她跑了出去,告诉了当地的警察说我绑架了她,我有些愤怒,粗暴的将她带回我们的藏身之处时,门前已经围了一大批警察。她挣脱了我的手跑向了警察向他们哭诉,然后我便被警察摁倒在地上,我在挣扎,挣扎着要站起来 挣扎着要跑向她,可是她害怕的看着我头上的红圈以及狰狞的表情没有动作。
我在恨她。
“放开!”
“我要去找我的主人!”
“她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9.
“我成为了第一个异常仿生人。”
“因为爱上了自己的主人。”
“把自己送进了断头台。”

——THE END

又是一个半夜激情写文
因为突然想起了这段时间《底特律:变人》这个游戏超火所以写了一篇
本篇的结局其实是作为仿生人的林彦俊在仿生人的垃圾场关闭系统
当然本篇如果有什么错误麻烦各位指出来
也希望有小红心小蓝手啦
强势安利《底特律:变人》
康纳真的太可爱了——!!
为他爆哭呜呜呜呜呜——!!!!